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宝兴新闻 >> 宝兴要闻

春风又绿夹金山 伐木场已成康养地

【 时间:2018-03-13 】 【 来源:封面新闻 】

  

    3月12日,植树节。四川宝兴县夹金山,54岁的李林彬一早去了县城办事,他所工作的四川省夹金山林业局一切如常。“没什么特别的,我们天天都是植树节。”李林彬说,局里没有安排统一的植树活动,除因为山里植树的时节还没到,更因为山里能栽树的地方早就栽满了。

    虽然不栽树,职工们并没有闲着,一大早就穿上胶鞋、布袜,两人一组上山巡逻去了,森林防火是眼下的重点。作为夹金山林业局蚂蟥沟工区主任,李林彬更忙——去年,他负责的区域被确定为“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单位”和“四川首批森林康养国际合作示范基地”。

    “从砍树到栽树,再到发展康养,当年的伐木场现在已经成了康养地。”在夹金山的38年,李林彬见证了247.6万亩林区的变化,也享受了每一次变革带来的红利。“每一次大转变后,都会越来越好。”让李林彬兴奋的是,随着林区全域纳入大熊猫国家公园,变革的窗口期即将再次到来。

 

夹金山青衣江源康养基地。 高华康 摄

    转变:大洪水后 伐木工变成护林员

    时间回到1979年9月的邛崃,那天有些闷热。李海云拉开门时,16岁的儿子李林彬还在跟妈妈道别。“走哇?”“走!”父亲走在前面,儿子跟在后边,先坐两天车,又走两天路,到了宝兴县硗碛藏族乡。这里是夹金山林业局所在地,林业局职工云海退休了,李林彬接了父亲的班。

    第二天,又走了30多公里山路,到了一个叫新寨子的地方,这里属于夹金山林业局蚂蟥沟工程区。“这一待就是38年。”跟着班长刘世元上了几次山,李林彬渐渐搞清了林场的工作程序:林场分采伐段和育林段,采伐段的伐木工负责砍树,育林段的育林工则要跟上节奏,伐木伐到哪里,树就栽到哪里。

 

林业职工巡山。蒋奕全 摄

    实际上,在李林彬来之前,夹金山这片林场,已经进行了大规模的砍伐。近山的树,被砍伐得差不多,砍下来的树,放进河沟里,漂到下游运走。李林彬到来后,砍伐继续向深山延伸:1979年,泥巴沟开始伐木,山上架起索道,用于运木材;1987年,进山公路通完全打通,木材被成片伐倒运出……而后续的育林,根本赶不上采伐的进度。

    到1993年,随着林业资源越来越少,深山中采伐成本越来越高,林业局的日子开始紧起来。更为重要的是,山洪越来越多,直到1998年夏天,国内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。当年9月,长江上游地区全面禁止砍伐,《四川省天然林保护条例》开始颁布执行,雅安成为退耕还林和天保工程的首批试点市,夹金山林业局的伐木工也全部转成了护林员。

 

林业职工集资入股的“林家乐”。 夹金山林业局供图

    出路:建林家乐 职工入股当起老板

    两年试点后,2000年10月,天保工程正式全面启动,每亩林地国家补贴两块多钱。这样算下来,在夹金山林业局,护林员每个月能拿到三四百元钱。但接着,随着物价上涨,很多人觉得养不了家,选择买断工龄,拿着两万块钱走了。人越走越多,李林彬有些着急:人都走光了,谁来护林?

    显然,要留住人,就要提高收入。李林彬和同事们决定靠山吃山,但具体怎么搞?谁也不知道。就在彷徨的时候,李林彬突然发现,刚打通的公路上,多了很多城里的越野车。人们从车上下来,到处走走看看,拍拍照。“你们是来干什么的?”他问。“这里空气好、风景好,又是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雪山,我们过来走走看看。”原来是游客。

    李林彬一拍脑袋:为啥不用工程区的房子来搞接待?两个月后,在职工土坯房、工区招待所基础上,一个有30张床位的林家乐改造完成。正好赶上国庆,板凳的油漆都还没干,就迎来了20多名游客。每间房每天收四五十元,当年就增收四五万元。因为生意好,林家乐很快就扩建到47个床位。

    2006年,李林彬再次提出扩大规模,他拿出这几年攒下的30万元,又号召职工投钱入股,每人限2000到两万。看着这几年林家乐红火,职工们纷纷投钱,一下就筹了60万元。这次,建了别墅式的小木屋,又增加了47个床位,配设了活动室、娱乐室。2007年,分红达到20%,投2万元的人,一年就回本4000元。

 

夹金山青衣江源。 高华康 摄

    机遇:康养胜地 全域纳入国家公园

    “每年都稳定在20%,早就回本了。”50岁的蒋英林也是蚂蟥沟工区职工,提及此事时有些懊悔,因为当初只投了8000元。好在他还利用闲暇,带着妻子养起了蜜蜂、跑山鸡、跑山猪。“光是50群蜜蜂,一年就能挣3万多。”蒋英林说,夹金山里中药材多,蜂蜜营养价值比外面高,外面的菜花蜜一斤20元,山里的药蜜一斤80元。

    除了林下养殖,林下种植也得到发展,夹金山出产的天麻等已小有名气。2017年仅前11个月,全局职工林下产业收入就超过300万元,职工们入股开办经营的林家乐除蚂蟥沟外,还有泥巴沟、赶羊沟等处。在全局层面,夹金山林业局还利用资源入股,参与开发东拉山、神木垒等景区,2017年门票分红达约80万元。

 

秀美的夹金山。高华康 摄

    而该局独立开发的青衣江源景区,到目前已投入2000多万元,预计今年5月能完工,6月就能试营业。“没有大规模宣传,到时每天限量500人左右。”夹金山林业局局长陈守廷说,青衣江源的定位是生态康养、科普教育。如今,康养已成为夹金山的代名词——2017年,这里先后被确立为“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单位”“四川首批森林康养国际合作示范基地”。

    在陈守廷看来,森林康养示范是对夹金山林业局生态建设成绩的认可。近年来,这里森林面积和森林蓄积大幅增长,为森林康养提供基础的同时,也带来了新的变革窗口——2017年4月,《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》印发,夹金山林业局247.6万亩林区全部纳入。“每一次大转变后,都会越来越好。”李林彬对此激动不已。此时距他踏入夹金山,已过去了38年。

 封面新闻记者   丁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