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旅游宝兴 >> 宝兴人文

手工打银30载巧艺难觅传承人

【 时间:2016-09-02 】 【 来源:北纬网 】

  

7月28日,宝兴县银匠老艺人汪涛制作手镯。

随着“叮叮当当”的一阵声响,不一会儿一块银锭就被银匠敲成了长长的银条。随着现代首饰加工业的兴起,这门在火中锻造精美银器的传统手艺,已渐行渐远。

7月28日,记者几经辗转,在宝兴县城找到了一位仍坚守百年传统手工艺的老银匠,并用镜头和文字记录下了他的银匠生活。

巧手敲出精美银饰

老匠人名叫汪涛。在宝兴县城喧嚣的顺城街,他经营了 10 年的店铺。

7 月盛夏,骄阳似火,热浪滚滚。

宝兴县城顺城街,四岁男孩在街边玩耍,看记者四处打探,小男孩扭过头,抬起稚嫩的脸庞询问记者:“你是来找做银子的人吗?他是汪爷爷!”

朝着男孩手指的方向走去,记者看见一店铺内独坐一位衣着朴素的长者,叼一根点燃的香烟,埋头镶嵌膝盖上的雕花。

51岁的汪涛是当地一位老银匠师傅,见记者来访起身寒暄一阵,抖落身上的尘垢,又原位坐下,记者也守候一旁,静看他如何制作一只银手镯。

汪涛从一根长方形的银条上凿取一段银料,用火钳置于炉床木炭中加热,等其软化夹取出来,在圆柱形盖铁皮的木砧上用铁锤敲打,如此反复多次。

一旁的木架台上搁着几块抽丝铁板。铁板上圆孔大小各异。汪涛将加热软化的银丝一头削尖,而后从抽丝板孔中穿出,再用铁钳夹住尖头,从孔中抽出银丝让其细长。

“制作银器是力气活。你知道 “抽丝剥茧”这个成语不?银条的 “抽丝”过程就是这般形容。”即便和记者闲聊,汪涛眼睛也只盯在手中,根根银丝经过敲击打造,在他麻利的双手中不停地伸展、变化……

做好手镯,汪涛将烟头掐灭在火炉灰烬中,又拿起手镯,在浇灌好银片的松脂木台上雕刻起印花,叮叮当当,清脆声响在三伏天里回荡。

此时,汪涛起身走到店铺一角,取出重达六斤银块原料,沉甸甸的银块看上去像古代官银。这些银块都是四处收购的。“纯度越高的银子越软,适合打造手镯、项链和戒指。看一块银料的好坏,得看上面的气孔,大小自然均匀。”汪涛说。

汪涛从小就对银饰制作有着特殊的感情,十多岁的时候,就是家人打造银饰的小帮手,耳濡目染,他对藏族银饰的纹样、图案、造型等了如指掌。

汪涛16岁正式拜师学习银饰制作技艺,三年时间便出师。

“尽管学习只有三年时间,但对各类银饰的制作我在心里早已打了千万遍。”汪涛说,此后他除农忙时回家外,其余时间都在走村串寨打银为生,二十多年来走遍了宝兴县的各个藏族村寨。

汪涛说,他做的是银饰文化,一路敲敲打打、历经艰辛,如今有了自己的小店铺,前进的动力源于对银饰品最质朴的喜爱。

匠传承面临困境

大约 10 年前,汪涛的银铺就在顺城街上落脚了,门面 10 多平方米。街上邻居谁家生了孩子或其他喜事,都来找他打些银饰。也有逛街路过的女孩觉得新鲜好玩,在店里买条手链之类的。

时光荏苒,汪涛铺子上原本的大红招牌经过多年的日晒雨淋,如今褪色不少。生意也渐渐暗淡,虽然每天这里车来车往,但很少有人留意到这里还有间银铺。

尽管如此,无论是选料、熔化,还是打磨、雕刻、焊接、清洗等工序,汪涛都极力做到精益求精。

而今,汪涛一家仍艰难地维持着祖辈传下来的这一传统手工艺。但每一天,他都准时开门营业,等来的或许不是客人,而是来找他聊天的街坊。

“老银器加工的老手艺由于费时费力,又赚不到钱,已经没有多少人坚守了。”对于几代人传承下来的手艺,汪涛两口子看得很珍贵,而汪涛的女儿似乎没什么兴趣。以前每次向她提及学艺这事,女儿就直摇头,让汪涛有些担忧。

汪涛坦言,与干其他活路相比,银匠制作的是艺术品,对个人艺术修养、悟性要求高,得沉下心来专心学艺,并且一坐就得几个小时。“年轻人一来浮躁,二来想挣钱快,不愿干这些吃力活,都是情理之中的事。”

说起现状,汪涛感叹,在时代变迁中,人们需求的改变让自己的老手艺落寞了,“讲究体面的人家都上大商店买首饰了,要不是四处回收好的银料,货源材料不愁,估计我的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。毕竟制作这些首饰不图挣钱,主要是为了这门手艺不能丢了,只要身体能撑下去,能干一天我就多干一天……”

“与现在批量生产的银饰不同,以前虽然也用模具,但更注重手艺,精美的图案要靠手工一点点雕刻出来,每件物品都是独一无二的。”汪涛说,“手工银饰不仅是首饰,其实也是一种文化的传承。而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不愿意学这个,我的孩子也各自忙自己的事业不愿接触。为了传承,接下来我会去寻找一个乐意学这门手艺的人,希望能把自己的这份手艺传承下去。”

雅安日报/北纬网记者 石雨川

返回顶部